很多人说,真羡慕你,可以去那里,去那是我的梦想。其实,这个世界,能够束缚你的人,只有你自己。

我已经蓄起了长发,眼角多出细细碎碎的纹路年华不覆旧人不故,我们曾经以为一辈子都无法接受的告别和放弃终于在成长的荒流中支离破碎。

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酒。

我什么也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史铁生

我曾经不明白,为什么莫文蔚能够如此执着地等回初恋;又是怎样的执着才能让荷西等到三毛。直到很久以后,我看到一句话,经典到如果我不指明出处 所有人都会骂我抄袭:你以后会明白,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因为回归本心,所以不愿意将就。

你说彼岸灯火,心之所向;后来渔舟晚唱,烟雨彷徨。

我们总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懵懵然就爱上那个人,然后,不得不用尽一生,遗忘。

真的没什么好悲伤,也许明天就忘,如同花朵向阳,多汲取一点光,贮存的能量,终有一天会释放。

林下相逢,不问因果。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奔走,会突然发觉,那些说好了携手天涯的人,竟早早分道扬镳了。这世上岂有真正不被更改的诺言,纵是山和水,天与地之间,也会有相看两厌,心生疲倦的一天。所以,淡然心性,各安天命,如此,就真的简单了。---白落梅

你默默地转向一边,面向夜晚。夜的深处,是密密的灯盏。它们总在一起,我们总要再见。再见,为了再见。---顾城《再见》

送一程,说一声再见,又能见到一面。离别拉得长,是增加痛苦还是减少痛苦呢?我算不清。但是我陪他走得愈远,愈怕从此不见。

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三毛《送你一匹马》

把一切交给时间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当你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莫如将一切交付给时间,它会让你把该忘记的都忘记,让你漫不经心地从一个故事走进另一个故事。

两个人的爱情,是从哪里开始的?是第一次心跳感觉?是第一次kiss?就算你们做了一切爱人该做的事,可没人知道,就意味着对方还不把你当恋人。爱情是需要被人知道的,一切地下情都是耍流氓。爱情的开始,不是在房间里,而是在阳光下。让人看到的感情,才会令人安心。

爱情降临的时刻,不由得人来定夺。眼角眉梢,起承转合,命运的蹊跷,我们只能描摹。

人这一辈子,真爱只有一回,而后即便再有如何缱绻的爱情,终究不会再伤筋动骨。

很多时候,爱一个人爱得太深,人会醉,而恨得太久,心也容易碎。

也许多年以后,我会忘记现在深爱的你的模样。也许多年以后,我会忘记曾经经历的所有细节。也许多年以后,我会忘记自己为你的奋不顾身。所有关于我们的记忆,都敌不过将来我们的忘记。但无论时间如何流逝,日后的我,都不会忘记当初爱你时的心情。

不要急着让生活给予你所有的答案,有时候,你要拿出耐心等等。即使你向空谷喊话,也要等一会儿,才会听见绵长的回音。也就是说,生活总会给你答案的,但不会马上把一切都告诉你。只要你肯等一等,生活的美好,总在你不经意的时候,盛装莅临。

每一段记忆,都有一个密码。只要时间,地点,人物组合正确,无论尘封多久,那人那景都将在遗忘中重新拾起。你也许会说不是都过去了吗?其实过去的只是时间,你依然逃不出,想起了就微笑或悲伤的宿命,那种宿命本叫无能为力。

谢谢你,让我曾经看过天堂的模样。